專題 / 教學 > 音樂專題 > 以編曲說話 Johnny Yim      
 
以編曲說話 Johnny Yim

音樂製作當中,創作相關的有作曲、作詞、編曲、監製等,每個崗位都有自己的作用,近年聽眾的認知也愈來愈多,也特別留意編曲的部分。人稱「編曲俠」的Johnny Yim嚴勵行,也身兼作曲、編曲、歌曲監製、演唱會總監等,對編曲這工作也有自己見解。 

意境的代言人

先由「編曲俠」這個名字開始,跟不少人的花名一樣,都不是由本人自己改的,「這個名字跟我完全無關的,是跟一位歌手朋友飯聚時,他問我看不看《蝙蝠俠》,然後說成『編曲俠,看不看蝙蝠俠?』」他笑稱自己得到這個名字之後,還算襯得起這個名,事實上入行至今已有幾百編曲作品,作品中有不少是耳熟能詳的歌曲,也贏得不同平台最佳編曲的獎項,絕對對得起這個稱號。

話說回頭,有不少人聽歌都會留意編曲部分,有人認為同屬創作,有人認為是歌曲製作中的一個程序,但實際編曲工作由哪裡開始做起,Johnny認為編曲都是寫作,「自古以來,編曲的工作都不是工作,編曲本身就是寫作的一部分。正如莫札特會不會寫歌給Johnny Yim編呢?答案是不會的,他寫歌時就已有編曲,是後來把所有部分分開來做,有人寫字(詞),有人寫Melody,再加上編曲,不參與旋律及歌詞的創作,其他聽到部分就叫編曲。好簡單,如果你在卡拉OK,點首歌不唱,聽到的就是編曲。」

Johnny自己覺得編曲的工作好有趣,「因為已經習慣寫作的人只是寫自己想寫的部分,所有不想自己做的都是編曲人負責,例如樂器的編排,一件樂器都需要20年去學習才玩得好,但所有樂器都由我負責,所以我要識很多樂器,就算彈不到也要了解其優點/缺點,或者甚麼不可以編在一起,又例如無人會把Flute寫得低音過Bassoon,這些都要知道。」另外很多人寫歌時都會有意境,Johnny認為沒有編曲就好難表達,「要凝造歌曲的意境出來,這是編曲最好玩的地方,好像做代言人一樣,有人跟你交代一件事,很憤怒的,但他又不會出來說很憤怒,你就要充當代言角色,表達當事人的憤怒。就要想想之前聽過關於憤怒的歌,像《我是憤怒》是如何憤怒呢,要選擇用很Rock的方法表達,或是很Gothic的方法表達,或是像Adele,用很平靜但幽怨的方法表示,全都是編曲人要選擇的東西。」

Voice Note變成一首歌

歌曲製作流程中,一般都先有Demo,才開始編曲等工作,坊間都流傳過不少Demo的方式,有些是有一定完成度的編曲,有些是只有樂器彈奏,有些只有創作人「啦啦啦」出來的Melody,以上種種Johnny都遇上過,「有時收到一首歌已是完成品,有人唱,有Melody、歌詞、編曲,為甚麼要再找我編呢?可能是老闆很喜歡我,而認真的原因是想歌曲Localize一點,有些歌是太過西方化的,因為廣東音樂是很複雜的,廣東人思想很複雜,喜歡很多字、很多Chord1Bar可以有4Chord,重編的原因就是想本地化一點。第二是自己做得比較多的,譬如劇集歌,收到的Demo本身好好聽,但不合乎劇集,像本身的感覺屬於現代時裝劇,要用於古裝劇的話,多好聽也要改編曲。」只有MelodyDemoJohnny也遇上不少,「只有旋律的真的甚麼形式也有,可以是Voice Note啦啦啦Send出來,首先你要認為那是一首歌,才可以將那段變成真實的歌,這是很極端的例子。另一種是高手、大師級的,例如倫永亮先生,他們喜歡用紙筆,因為不想有誤會,而且他們唱Demo會跟譜唱,那時做Juno《寫得太多》,由倫永亮作曲,譜跟MelodyParallel的,非常清楚,唱也是Mi Mi Mi Mi Mi So Do Re,也有五線譜,令人可以分析到下一步怎樣做,而譜中也有ChordSuggestionGuide我去做我的部分,但亦不代表我跟他的方式,也給予我很多權去決定怎樣做。」

創作與表演的平衡

編曲以外,Johnny身兼多個崗位,有歌曲監製、演唱會總監等等,他認為這樣才不會悶,「自己致力不止做一個崗位,因為做音樂人其實很悶、很孤獨,在寧靜的錄音室中,不想嘈到人,又不想被人嘈。創作的時候,有些事物在你腦內出現,但全世界也只有你的腦內擁有,是多寂寞的事,直至你發表前,都只有你一個人知,因為這是長時間的製作,要編、要錄,快極也需時,所以做得太多創作會好悶。音樂會方面,因為香港做show跟外國有點不同,外國是固定的糧,香港好像教琴一般,以每個小時/每個Show計,經常出現『跑鐘』情況,好累。第二就是『走埠』,1Tour4個星期走6個國家,於是這4個星期就要適應6Time Zone,而且見不到家人朋友,這是做Show辛苦的地方。譬如今年1月到4月,我在湖南衛視做《我是歌手》,不是地方跟節目的問題,因為我在香港,上去工作3天又回來,要構思下星期要怎樣做,沒有正常的運作。致力兩者兼顧的原因,是我發覺兩者加在一起才等如一個音樂人,太多創作或表演,就會本沒倒置,兩樣都有就會平衡,在走埠時會有靈感,回到香港可以寫;在編曲的時候,可以想到下次Show怎樣彈。兩邊互相平衡的生活,就是最滿足。」

當然要達到這種平衡也有難度,「當中最難的地方就是隨時轉心態,當你是樂手,你要聽Band Leader話;當你是Band Leader,就要令樂手聽你話。因為有時AShowBand Leader,但BShow做樂手,或是做完Band Leader,回到香港又要錄音。環境/崗位經常要轉,要好聰明,知道現在編曲,是幫監製工作;到了做監製,就是幫唱片公司。每個位置都很清楚,就會做得好開心。」

除了音樂會,近年《我是歌手》、《中國好聲音》等歌唱節目,也令人感受到重新編曲後的魅力,令大眾更重視編曲的部分,Johnny認為這算是正常,「很多人,像我媽媽仍然未了解編曲是甚麼,這是一個問題,證明這件事未夠出眾,影響力未夠大。假如永遠未有《我是歌手》時,可能無人知道編曲可以影響那麼大,可以令一首歌由不成功變為成功,又或是相反。我自己很安樂,偶然之下去了編曲的位置,我都希望多些人留意。而我也認同現時商業社會偏向玩編曲,因為K歌太多,基本上不用寫下一句,你也估到下一句怎唱,如果首首歌都是這樣,怎樣支撐23小時的表演?如果頭3分鐘已經估到,這個行業就會死,所以在新曲種出現前,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編曲。演唱會對歌手是很重要的Nutrients,無論收入、宣傳、成績表(頒獎禮),吸納新的Fans,都是很重要,如果沒有演唱會,整個行業就沒有。」

做自己喜歡的聲音

近年不少監製都有自己的Studio,讓自己有更好的環境製作,Johnny亦在兩年前建立了O Studio,原來是因為自己發脾氣,「沒有自己Studio就有個問題,就是要Book錄音室,好處是甚麼都不用理,錄完就直接離開,但壞處是有足夠的時間空檔給我們。香港很少錄音室,當唱片行業一路下滑,只剩下幾間錄音室,好難排隊,去給我們錄唱歌、結他、鼓等等,而且很多時都不是一次就可以唱完。有一次完全約不到期,令我有建立Studio的念頭。好處是檔期比較鬆散之外,最開心是聲音方面,我好喜歡自己添置器材而出來的聲音,首先是自己很滿意,第二是別人不能擁有。大家如果對音響有研究都知道,每個組合出來的聲音都不同,A + BA + CC + B,加上中間的線材等等,不同的可能性,全部都可以控制,基本上是獨一無二的聲。」Johnny認為以前租錄音室,好出名的只有幾間,已經做到一聽就知在哪裡錄,有點悶,現在有點性格,有Signature。「另外我鍾意彈琴,香港要錄真正鋼琴,又貴、又煩,選擇也少,現在可以在自己地方錄,編曲上也可以加自己的色彩,滿足感大一點。」

 

文、攝:MakCato

場地:O Studio

 

Johnny Yim Facebook專頁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johnnyyimentertainment/

 

 
 
主頁     |    新聞消息    |    產品測試    |    音樂專題    |    專題/教學    |    影片專區    |    廣告查詢    |    聯絡我們
© 2014 Lyra Media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Powered by BIC Limi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