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 / 教學 > 音樂專題 > 自定色彩 Band-Aid      
 
自定色彩 Band-Aid

筆者認識Band-Aid已一段日子,作為一隊風格多變的樂隊,要用三言兩語解釋他們的音樂也不容易。樂隊最近推出首張唱片,在設計也花了點心思,讓大家親自上色,以自己對他們的印象,自行填上色彩。

(左起:馬仔@BassSean@GuitarAmy@Vocal、子晉@GuitarYvonne@Synthesiser阿超@Drums

由聽眾自行填上色彩

Band-Aid的成立,經過不少演變,「由結他手子晉、Bass手馬仔跟其他朋友開始,之後邀請了結他手Sean加入,經歷不同組合上的變化,Keyboard/Synthesiser Yvonne、主音Amy後先加入,到最後鼓手阿超加入,不過那時已是某個比賽前的一個月。」阿Sean回顧樂隊的組成過程。成軍5年,今年推出同名專輯《Band-Aid》,Yvonne認為這是適當的時間,「我們打算出碟,最大目的是令人知道我們是認真做,是時候做一個Round Up,來到一個位置,完成一件事,才可以去到更加遠。如果5年沒有完成一些Achievement,就只會停留原地,沒有目標去做。不過完成目標後,又不想給人放軟手腳的感覺,反而出碟後,浮了上水面的時候,往後要做的事情更加多,努力推動自己。」

唱片設計有一個特點,就是全黑白,原來唱片內裡藏了一盒木顏色筆,讓聽眾自己填色,Yvonne解釋這個概念,「當初構思主題時,我們認為樂隊的歌曲充滿不同風格,初時都遇到一個問題,就是不懂如何介紹自己的音樂風格給初認識的朋友,有時真的很難答,因為任何風格都會嘗試玩。於是用了這個概念,既然大家都認為我們有不同風格,於是就試試一個概思,叫大家『Color your own Band-Aid』。認為我們是開心、很Bright,就填上繽紛的色彩;如果認為我們很沉實、好多思考的,就可以用沉一點的顏色,從他們感受的Band-Aid是怎麼樣,決定用甚麼顏色。」Sean稱這個解說做溫柔版,自己則有個暴力版:「Yvonne說的很正確,有時我們也不知別人如何界定自己的音樂,與其影一輯很華麗/黑暗的相,不如跟聽眾來一些互動。」封面其實的圖案了樂隊的Logo,亦有不同的圖案,呼應碟中的歌曲,「封面可以見到六個不同元素,代表6首歌曲,像大眼睛、鳥籠等,也可在歌詞簿中找到。」Yvonne解說封面跟歌曲的關連。

簡約的元素

碟中都是中文歌曲,然而歌名卻全是英文,Yvonne解釋這跟創作過程有關,「我們一開始寫歌時,作曲、寫詞後都沒有特別去想歌名,於是就用歌曲中的元素,用作圍內的稱呼,久而久之,作品愈多,就繼續用不同的元素來稱呼歌曲,開始覺得這個習慣幾好,就作為我們的風格。有時歌名不一定要好長,才可以解釋歌曲的意思,我們覺得聽眾看到歌名的Element,就可以知道大約的內容,想知多點就細味歌詞。」的確,如果在歌名已具體地解說歌曲的內容,便少了神秘感,留下重要的線索讓聽眾發掘會更好。碟中歌詞有一半來自主音Amy的妹妹Iris,而落筆之前Amy已跟妹妹溝通好,「大約的故事在寫詞前已經有,例如《Big Eyes》是被遺棄的動物,很慘的,就用故事帶出遺棄動物之後,很後悔的故事。我們眾人都會將歌詞的概念先跟詞人表達,然後讓他們很靚的呈現出來。」

唱片收錄樂隊幾年來的原創作品,沒有特別為新碟寫歌,不過子晉的《Birdcage》是較近期的作品,作為第一張唱片,他們都想歌曲種類豐富一點,「排序方面,開始的《Gypsy Gal》就是輕快一點的音樂,令人容易點進入我們的音樂世界,而《Black Lotus》音樂性強一點,而且都是比較抒情。到《Big Eyes》由少少Blues再變成激昂一點,Amy會一口氣唱完一段,音樂也強勁一點。《Birdcage》就變成電子,讓人慢慢感受不同的感覺,而最後《Dream》就是一個開心的結尾,末段也錄了Amy的笑聲。」加入這個笑聲是監製阿偉@RubberBand的主義,令歌曲更立體。

製作中成長

專輯錄音過程是分開每兩首地進行,而樂隊成員都是分開錄音,鼓手阿超通常都是最先錄的一位,然後到Sean、子晉、Yvonne、馬仔錄音,最後是Amy錄主音部分,由年初開始錄第一首歌,用了半年多的時間完成。Band-Aid眾人都可說是第一次進入錄音室錄歌,而且都令大家成長。Amy喜歡錄音的過程,「因為平時夾Band都是唱Live,很多細節控制不同,環境影響大,有時自己的聲音也聽不到。為了令演出穩定,都不會試新的演繹方法,而錄音可以作不同嘗試、雕琢,阿偉及混音的Jeremy亦有份為Vocal部分監製,比Guideline我,或是給Reference我回去聽,發掘我自己的另一把聲音,令我感到新鮮。」阿超在錄音的時候就遇到不少挑戰,「有時(鼓聲)單獨打出來聽可能沒有甚麼問題,不過回到軟件看,就會發現拍子不對位,於是發掘到問題在哪裡,就有壓力令自己去改善,另外也是對自己對實力的指標。」阿Sean表示唱片版本的編曲跟他們原版很接近,不過都有些微調,「阿偉沒有大改我們的編曲,不過我們樂隊本身多人,編曲也算複雜,不過個別錄音時阿偉有時也會建議微調,讓我們自己即時思考,都幾有趣。」

跟阿偉同樣是Bass手的馬仔,可以預計到是壓力最大的一位,「可能因為大家都是Bass手,對於這方面都會嚴少少,對Bassline的意思也不少,加了不少東西,當然他也會衡量我是否能彈得到。當我以為自己彈得OK時,他會指出拍子不好,當捉到拍子時,又會指出質感不好,兩者都彈好後,又會覺得這句不夠好聽,要轉少少,但這都是很好的經驗,因為以前自己練習、出表演時,忽略了的部分,在錄音都要一一面對。」Yvonne就很享受錄音揀聲的過程,「平時出Show編排時都會考慮不同聲效,而Studio錄音時選擇更多,只是Synthesiser也有好多種,而琴聲也很講究,跟阿偉討論時,如《Big Eyes》說要巴哈的琴聲,他又會明白我想要甚麼,揀一個Sustain短一點的,到《Black Lotus》就用Grand Piano,哪個位置用哪一種聲,我們都好仔細去做。」子晉認為自己的錄音過程頗為暢順,「一般錄了兩個多小時就完成,不過即使沒有自己的部分,也會看隊友的錄音。有次馬仔在錄音,阿偉叫我坐在Panel前,叫我一起監製,他在背後聽,這種感覺不錯。」樂隊自己也是監製之一,成員間其實都會看著對方錄音,一起完成。此外,Yvonne在錄製《Gypsy Girl》時,也特別學習手風琴,「歌曲本身會用Keyboard模擬手風琴的效果,但錄音當然會盡量使用真樂器,初時阿偉也在想找人幫手演奏,而我就彈琴,不過我自己又認為歌曲不需要加琴,於是我就嘗試自己拉手風琴,用了幾個月時間學習,就正式錄音,阿偉最初也擔心,不過最後出來效果也不俗。」

理想的聲音

Band-Aid對自己的要求很高,錄音效果也一樣,過程中也帶過到不同系統聽,從最初的母帶,到現在的完成品,Yvonne表示都作出不少微調,「Jeremy叫負責MasteringSoloan把聲音變得柔和、圓滑一點,因為樂隊的歌曲不是很PunchyRock的,而編曲細節頗多,如果太硬就聽得不舒服,然而我們也擔心會不會令唱片出來有點濛。」不過出來的成品也不俗,樂器的細節及平衡度都不錯。愛聽日本樂隊的Band-Aid,在後期製作時也有些聲音上的參考給監製/混音師,像Porno Graffitti的唱片,「他們的編曲很多變,從拉丁到Rock也有,而不論怎編也好,都會令我們覺得易入耳。」除了Porno GraffittiSean補充他們也參考了東京事變及Avenged Sevenfold等。至於鼓手阿超也花了不少時間在揀聲方面,因為每首歌都不同風格,鼓也要不斷轉換,「多謝大師Lawrence幫手給意見,單是Snare,都有不同大小、厚薄的選擇,每首歌都揀了幾款Snare再挑選,自己都未試過這麼多Snare,幸好有他的意見來完成。」

很多時Indie Band的製作都給人很raw的感覺,對質素也不特別講究,然而他們不想這樣,同時也遇上阿偉這個好監製,「最初我們想減輕他的工作量,鼓及Vocal由他監製,而結他跟Bass等就我們自己監製,不過阿偉想完成品的效果更好,還是決定自己做。」Sean回想最初他們也想過低成本地做,不過最尾都是投放了不少,目標都是做好這張唱片。

 

文、攝:MakCato

場地提供:ECT Showroom

 

Band-AidBand-Aid

01_Gypsy Gal

02_Black Lotus

03_Big Eyes

04_Birdcage

05_Dream

06_Big Tummy (Bonus Track)

 

Gypsy GalMV

https://youtu.be/NzH1gPkO0vU

 

Band-Aid FaceBook專頁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Bandaidhk/

 

Band-Aid同名專輯
內藏一套木顏色筆
 
 
主頁     |    新聞消息    |    產品測試    |    音樂專題    |    專題/教學    |    影片專區    |    廣告查詢    |    聯絡我們
© 2014 Lyra Media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Powered by BIC Limited